深圳约谈P2P,待收规模两亿以下或被清退

据财时代等获悉,深圳各区对辖区内P2P平台约谈,并部分要求清退。已被约谈清退的平台区域包括罗湖、福田、前海、龙岗、龙华、坪山,基本覆盖全市区域。约谈的企业包括民营平台、上市公司平台、大型企业集团平台,待收规模在两亿以下。


此前12月6日,深圳市互金协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行业专项整治期间有关行为的通知》,要求辖区内各网贷机构严格遵守《通知》的十条自律要求,确保依法合规经营,稳妥化解各类风险,切实保障出借人合法权益。如违反十条自律要求,协会将在后续自律检查中给予“一票否决”,并视实际情况提请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按照《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处理;涉及违法犯罪行为的,将移交相关线索给公安机关予以严厉打击。


本次约谈,则直接让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小平台失去了幻想。龙岗地区的平台反映,平台业务完全合规,但因规模较小不到一亿也要求清退,原则是六月底清零。另据约谈企业反映情况,有国资背景的平台都要清退。


被约谈的平台要求在几天之内签自愿退出承诺函,签字后第二天就不能再发标,并称签了承诺,什么都好谈,在一年之内清退,兑付问题企业自行解决。


深圳平台一位不愿具名的董事长则认为,全面清退一刀切会引发系统性风险,目前也没有正式全面清退的说法,应该只是各区为降低清退的工作难度而采取的行动,从而先易后难能清多少是多少,另外再集中精力对几个大的暗雷平台拆弹,最后全国可能仅余一两百家来重新定规则备案或发牌照,最后能留存下来的,一定是有可持续经营能力的业务模式好的平台。


那么,承诺函签不签?


部分平台高管认为,签了后不能再发标,很容易引起投资人的反应,导致借款人不还钱,原本能回款八九成,可能受此影响一成都收不回来,而且因此引发的问题,因为企业签了承诺函,最后只能企业来承担责任,但律师观点认为,当前形势下,签与不签已不是个问题,不签也会被各种方式逼迁,毕竟企业在前期经营中积累了各种问题,没有绝对把握说挑不出毛病。


另外,如何面对清退?


目前北京还没有清退,这拨清退应该是深圳的自选动作。


一是看能否能找到深圳之外的接收地,可以考虑迁出深圳;


二是业务转型,但各平台投身P2P本身就是其能合法融资,失去了这个融资功能,只能转型助贷或其他供应链业务;


三是平台之间整合并购,有平台董事长表示,愿意以自身平台来推动并购,已被清退的业务干净能够兜底,他们愿意并购,可以考虑跟他们平台以股权置换的方式整合并购。


有律师认为,没有几个平台敢说自己完全干净,被清退意味着需要拿大笔钱来垫付,没有几个平台有这个实力,因而退出就意味着风险马上降临,这是一个死结,企业领导要想办法留一笔钱来给自己避免、减轻刑责留后路,起码到时至少还有点钱请律师。


有第三方观察人士表示,金融创新不同于其他行业,牵涉面广,监管方对网贷的监管,此前内部有一定异议,但暴雷之后,为防范金融风险和保护出借人利益,强监管占据上风,眼下的清退已被约谈的基本就不要抱希望。当下企业一是要请第三方进行全面清理,知道自己平台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回事,深圳刚成立破产法庭,如果能平台申请进行破产清算,有多少资产处理就多少兑付,也算开一个先河,对平台老板也是一个解脱。


(本文来源: Fintech见闻 作者:乔发)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