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头部P2P平台转型自救,大量中小平台路在何方?

来源:国际金融报 有改动

雷潮一周年,P2P还好吗?

今年以来,各地监管正在陆续公布清退名单。本该“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然而至今仍然没几个P2P平台的老板们敢松口气。

随着信而富转型、点牛金融被立案,陆金所转型退出,投资人以往最信任的海外上市系平台和头部平台亦不再“保险”。

监管步步为营,平台一退再退,如今的P2P网贷行业似乎一潭死水,四面楚歌。

行业未来在哪里?有记者希望从近期发布的多家上市互金公司财报数据中找到答案。

配合“三降”要求,加速转型助贷

截至8月22日,拍拍贷和小赢科技等已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两家P2P背景的平台,利润数据表现都非常亮眼。

拍拍贷旗下拥有同名P2P平台,小赢科技旗下有小赢理财,刚上市的玖富数科旗下有悟空理财和玖富钱包,尚未公布今年第二季度财报的乐信旗下有桔子理财。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机构资金”已经成为财报中越来越重要的数据。盈利情况的良好表现也与这一数据息息相关。

如今,P2P似乎已经成为包袱,信而富的转型,360金融、趣店等无P2P背景上市互金平台的出色表现直接证明了这一点。

拍拍贷方面,今年8月10日前后,多位网友在拍拍贷官方论坛发帖反映称,拍拍贷散标及自动投标工具可投额度大幅减少,导致资金站岗、“无标可投”等相关问题。对此,拍拍贷客服回应主要为了落实监管“三降”要求,并表示后续预计资产比较少。

拍拍贷最新财报也证明了这一变化,联席CEO章峰表示:“目前,我们有20多个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并有信心继续深化并多元化资金来源,促进国内市场的业务增长。本季度,机构资金合作伙伴撮合的借款占总撮合金额的比例高于预期,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30.9%增长至44.8%。本季度机构资金合作伙伴的撮合金额贡献了40.2%的经营收入,持续证明了机构资金驱动的发展态势。”

小赢科技今年第二季度虽然业绩依然亮眼,但同比,营收、经营利润、税前利润均出现不同比例下滑。

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财报提到,小赢科技第二季度活跃个人投资者人数为7.9万人,同比下跌减44.0%,环比下降18.1%。

对此,小赢科技总裁成少勇提到:“我们正在扩大投资者收购渠道,包括银行、信托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以增强我们的融资成本优势,并使资金来源多样化。小赢钱包预计将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并逐渐占我们整体业务收入的更大比例。”

小赢科技董事长唐越谈到:“由非个人投资者(主要来自金融机构)提供的资金,约占透过我们平台提供的贷款的26.7%,较2019年第一季的10.4%有显著改善”。”

此外,7月25日,玖富数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招股书中也提到,在撮合的贷款中,机构资金从2019年3月底的10亿元增至6月底的57亿元,机构资金占比从2019年3月底的约10.5%增长到了6月底的58%。

而上述这些数据背后释放出了一个明显信号:后续,越来越多的网贷公司将继续发力助贷业务,甚至全面转型成助贷机构。

某头部互金公司内部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今年第四季度,他们将正式宣布品牌升级,全面转型助贷。

华北地区某上市互金公司中层管理人员陈超(化名)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此前,不少网贷头部平台发力助贷业务更多是希望在吸纳用户的同时也将目光关注于多元化发展,以分散单一网贷业务可能带来的风险和提高整体运营效率。

“但后来发现,助贷业务可能成为我们转型的唯一可能。”陈超说。

走了至少四条路,转型比退出更难

转型势在必行,但要怎么转呢?

陈超无奈地表示,类似于他所在的拥有大量网贷业务的互金上市公司,正陷入一个进退维谷的局面。

一方面,伴随着各地监管部门纷纷约谈辖区内的各家网贷平台,针对“三降”的要求还在继续,对大部分网贷平台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利润空间。

另一方面,陈超将“转型”这件事情的难度比喻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转型这件事情到底有多难?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P2P网贷平台转型主要是三个方向,但都比较困难。

具体来看,转型路径主要有以下三条:

第一,转型助贷机构,为持牌金融机构导流,输出风控技术。

不过,对于这一条路,王诗强指出,由于网贷借款客户群体属于次贷人群,这些客户根本就不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主要服务对象。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认为,助贷也有其自身的边界,根据合作协议安排,银行是最终风险的承担者,对银行的风险评估和贷后管理能力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若银行不满足这些基本条件,靠助贷做大规模并跨区域经营,会造成相关银行的信用风险过载,给银行体系的稳定性带来潜在风险隐患。

因此银行对互金平台的选择近乎苛刻,没有雄厚的资本金,强大的运营获客能力和一流的风控技术团队,几乎不可能从银行拿到资金。

这也是为什么大量网贷平台没有机会的原因,要想软着落,他们只能无奈良性退出。

第二,申请或者参股互联网小贷、消费金融公司或者商业银行,成为持牌机构,然后开展消费金融及小微企业贷业务。

对此,王诗强谈到,不管哪一个牌照,现在都很难获得,互联网小贷暂停申请,消费金融公司股东背景要求较高,商业银行更不用提了。

第三,为金融机构提供金融科技服务,如提供消费金融系统,智能语音机器人、风控模型、舆情监控等。

王诗强对记者表示,当前网贷技术并不成熟,应用效果不佳。如智能语音机器人只能拥有还款提醒,逾期超过一个星期的客户催收效果不理想。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也有人退出P2P,转型现金贷。

如果说2014年和2015年最火的是P2P网贷,那么2017和2018年最火的一定是现金贷。

2017年以来,随着拍拍贷等多家资产端主要为现金贷的P2P公司顺利上市。一些中小平台的老板们在监管压力下,转型直接做现金贷。

与已上市平台不一样的是,这些现金贷大多数都有高额砍头息,甚至为“714高炮”,资金基本为合伙人自有或外行人参与入股的资金。

今年以来,由于监管高压下,不少参与暴力催收、放高利贷等的从业者被抓,从业者开始瑟瑟发抖。

然而,有些人仍在刀口舔血,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也有些人正在考虑再次转型做贷款超市,服务持牌机构。少部分人则带着遗憾离开,直接跳出互联网金融行业。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