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董事长刘连舸的“手术刀”:以消费金融的名义,再造大个金条线

来源:行长要参

中国银行(下称:中行)个金条线组织架构迎来重大调整!

8月21日,据相关媒体报道,中行对个人金融业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个人金融部、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网络金融部三个部门重新整合并为两个新部门,分别为“个人数字金融部”和“消费金融部”。

值得关注的是,中行的这一改革可谓是刘连舸的“手术刀”。今年6月份,时任中行行长的刘连舸被任命为该行董事长之位,如今还不足两个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再造中行大个金条线,可见其“手术刀”之快。在各大商业银行竞相发力数字科技金融与消费金融业务之时,中行撤销网络金融部,成立个人数字金融部与消费金融部,不乏顺应数字化服务新趋势的考量

上任两个月 

刘连舸的一把快刀重塑大个金

昨日,据相关媒体报道,中行召开内部会议,对个人金融业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不再单设网络金融部,这一举动,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据了解,中行董事长刘连舸及相关副行长出席了该会议,也足以看出刘连舸董事长对此次组织调整的重视。行长要参记者注意到,刘连舸去年6月份才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调任至中行,担任中行行长一职,到中行仅仅一年的时间,担任中行董事长也不过两个月,这么短的时间挥动“手术刀”再造中行大个金条线,动作之快可见一斑。

不过,这也与刘连舸之前的经历有关,刘有着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和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去中国进出口银行之前,还在央行工作了20年,有过驻外工作经历,负责过央行国际业务,也是一位学者型金融高管。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中行在高层人事上经历了重大调整。2月11日,中行官网发布四则人事变动公告,自2月3日起,孙煜就任中行副行长,不再担任本行海外业务总监;吴富林就任中行执行董事,同时担任董事会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林景臻就任中行执行董事,同时担任董事会风险政策委员会委员;刘坚东就任中行风险总监。

4月29日,根据中行公告,陈四清因工作调动,辞去董事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及委员职务后。根据公司章程,董事长空缺期间,副董事长刘连舸履行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职责。

此后近两个月,中行董事长一职暂时空缺。5月中行再发公告,公司业务管理总监郑国雨升任中副行长。

6月28日,中行发布公告称,公司于日前召开董事会,同意选举刘连舸为公司董事长,在此之前,刘连舸曾担任中行行长之位。

目前,中行共设有四位副行长,分别是吴富林、林景臻、孙煜、郑国雨。随着刘连舸升任董事长,中行行长一职将暂时空缺。

新任领导班子逐渐到位之后,中行突然进行重大改革,背后的考量也备受关注。

个金条线“大洗牌” 

“消费金融部”上线

具体来看,此次中行总行将个人金融部、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网络金融部三个部门并为两个,即不再单设网络金融部,重新整合为“个人数字金融部”和“消费金融部”。此外,“个人数字金融部”下设“数字化平台”和“私人银行中心”。

其中,个人金融部分管的业务被拆分,分别归到个人数字金融部和消费金融部;网络金融部负责的业务同样进行拆分,只不过这项工作早已推进,此前将对公条线的团队并入交易银行部,这次是再将对私条线的团队划入新成立的个人数字金融部。

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则变为个人数字金融部,零售端的负债业务和财富管理等中间业务归新设立的个人数字金融部统筹管理,个人数字金融部下设数字金融中心和私人银行中心;作为零售资产端发力的消费金融业务则单独设立新部门负责。

重新调整之后,各部门的领导如何安排也备受关注。据行长要参了解,原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刘敏将出任“个人数字金融部”总经理,原个人金融部首席产品经理刘旭光(实际主持工作)将负责消费金融部,原网络金融部总经理郭为民将担任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

实际上,早在五年前,当时正进行架构改革的中行就曾在业内率先撤销电子银行部,专门成立网络金融部,负责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业务,而原来电子银行部的网银、手机业务等划入了新成立的渠道管理部。

在中行之后,各大行也纷纷成立了网络金融部,如今中行又再次进行调整,率先撤掉网络金融部,成立“个人数字金融部”和“消费金融部”,而这背后,不乏对顺应新趋势的考量。

据了解,中行早就在着手网络金融部的调整,从客群看,过去网络金融部分为对公板块和对私板块,对公板块是一个团队在负责,目前已并入交易银行部,此次调整是将对私板块归入个人数字金融部。

关于中行撤销网络金融部的原因,业内人士分析到,即是从客户实际需求出发,也是顺应数字化转型的趋势。

中行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中行中国内地个人金融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32.36亿元,同比增加120.29亿元,增长8.52%。截至去年末,中行在中国内地设立理财中心7993家、财富管理中心1082家、私人银行44家。集团私人银行客户金融资产规模达到1.4万亿元。

发力消费金融业务 

推进科技引领数字化发展战略

近年来,商业银行不断加快零售转型步伐,以信用卡、汽车金融、一般性消费贷款等为代表的消费金融业务成为多数银行零售转型的重要突破口,充分挖掘当前市场环境下的客户需求,提升业务收入,增强客户黏性,并借助金融科技手段进行全面数字化转型和生态圈打造。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行成立“消费金融部”之前,渤海银行就曾开展事业部改革,成立消金金融事业部大力发展消费金融业务。2017年,渤海银行开展事业部制改革,将原有以组织、推动为主的成本中心管理模式转变为以总行自营、总分行协作的利润中心经营模式,个人贷款部、网络银行部、信用卡中心分别变身为消费金融事业部、金融科技事业部和信用卡事业部。这一改革不仅提升了业务运行效率,加快了业务创新步伐,而且对零售业务向消费金融领域聚焦和转型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一个月之前,7月27日,深圳银保监会公布《关于平安银行汽车消费金融中心开业的批复》,同意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汽车消费金融中心开业。可以看到的是,平安银行向汽车消费金融领域发力。

而如今,中行撤销“网络金融部”,成立“消费金融部”,其实也是想要重点布局消费金融业务,在逐渐激烈的竞争之中抢占先机。

除了在重点发力消费金融业务,中行也早就在谋划数字科技,在今年年初召开的中行内部工作会议上就提出,要加快推进科技数字化,科技元素要逐步注入业务发展全流程、全领域。中行首席信息官刘秋万曾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行将沿两条路线坚定推进金融科技建设,持续推进科技引领数字化发展战略。一是立足当下,继续推动数字化重点领域工程及项目,通过关键业务领域的重点项目实施体现数字化的核心价值;另一个是着眼长远,持续推动长期性、战略性、基础性工作,打造数字化银行长远发展的基础能力 

在银行科技转型之际,中国银行也加大了科技投入,该行2018年成绩显示,其IT产能同比增加16.6%,金融科技发明专利申请量全球金融业排名第2位。

另外,中行以手机银行作为全行战略转型的重要工程,推出了手机银行6.0,应用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聚焦于智能决策、智能营销、智能投顾、智能风控、智能运营、智能客服等领域。6月13日,中国银行全资子公司中银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成立,成为该行布局金融科技的又一举措。

而此次中行进行个金条线业务调整之后,是否能够推动该行的业务转型,则备受期待。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