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陆金所退了,P2P要凉透了?

今天下午,P2P行业地震了...

路透社发出一篇报道称——陆金所要退出P2P业务。

作为中国最大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之一的陆金所,就这样退了?

之后计葵生本人也做出了回复,是真的退了。

回应.jpg

为什么退?

根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说退出的主要原因是“监管障碍”。

八年之前,平安集团“创新官”计葵生在平安中孵化出一个一站式开放金融平台——

把所有产品放到平台上,通过互联网接触到金融客户。

并为他们提供开放式的金融服务——

陆金所就此诞生。

八年之后,陆金所拥有了4200万用户,成为全球性线上财富管理平台。

最早期,P2P是陆金所唯一的商品,P2P平台和陆金所之间直接可以划等号。

在2016年时,陆金所P2P产品的交易量在国内排第一。

但是,陆金所却一直在极力淡化“P2P”品牌属性。

早在2015年3月,平安集团宣布整合平安直通贷款业务,

陆金所辖下的P2P小额信用贷款以及平安信用保证保险事业部成立“平安普惠金融”业务集群。

这一举措被认为是陆金所剥离网贷业务的信号。

一方面,监管机构早已经确立了穿透式监管原则,不可能通过更名来规避监管;

另一方面,自2015年下半年P2P频繁跑路以来,P2P的口碑一直在衰减,而网贷新规的出台,也限制了这个行业做大做强的愿望。

到2016年底,陆金所作出重大转变——

P2P业务交由陆金所全资子公司陆金服专营,陆金所则成为一个金融产品的开放平台。

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收窄甚至剥离P2P业务是陆金所试图转型的一个缩影。

但转型之路颇为不顺,求变历程屡屡受阻,管理层动荡叠加风控难题首当其冲。

2018年以来,陆金所的发展速度有所放缓。

金融去杠杆政策、“资管新规”对整个金融行业产生深远影响,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需要更加规范地运行。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陆金所调整了理财产品结构,进行了业务的适当收缩。

但一些高流动性、高收益、低门槛产品的下架,使得陆金所缺失了原有的产品优势,留下来的产品也遭遇激烈竞争。

风控,对于任何一家市场化的金融机构而言,都是命脉所在。

2017年12月,陆金所代销产品“大同证券同吉9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出现逾期——

涉及金额约1.4亿元,龙力生物为最终的债务人,引发业内关注。

去年5月,陆金所代销的凯迪生态出现违约。

据国盛资管5月10日紧急出具对旗下神鹰118号凯迪生态资管计划的风险提示——

因凯迪生态中期票据违约、主体平均下降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事项。

可能导致其对信托贷款的偿还能力下降,从而对集合资管计划造成损害。

同年7月,陆金所代销的大同证券同吉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被曝逾期,二季度利息至今未付。

据报道,该资管计划成立于2016年11月,规模7793.12万。

存续期两年,托管方为宁波银行,底层资产为东方金钰的贷款项目。

9月,陆金所代销的大同证券“同吉58号”资管计划出现违约情况,这一计划的资金投向是通过长安信托通道向神州长城提供信托贷款。

而神州长城的主要业务为PPP项目:

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是一种前期投资巨大、回款压力也很大的项目种类。

ST龙力、ST凯迪、东方金钰、神州长城,连踩四雷的陆金所,其风控能力可见一斑。

且四次踩雷中,有三次碰到的是大通证券。

更引来媒体质疑,陆金所存在对合作券商的选择标准不一的现象。

风控,是评判金融公司最重要的一项标准,也是保障投资者利益最核心的考量。

所以陆金所似乎没有把好“风控”这个命脉,选择清退或许也是无奈之举。

数据好看,可也最为致命。

中国平安2018年年中财报显示——

陆金所业务所属的金融科技与医疗科技板块,上半年实现营运利润46.07亿元,占集团营运利润的7.0%,同比提升6.4%。

报告虽未揭露陆金所盈利占比,但特意指出其盈利快速增长。

华丽的数字下,却隐藏着“深水炸弹”——

事实上到2018年年底时,陆金所资产负债表上的未偿还贷款达到了3750亿元,同比上升30%。

今年4月29日,中国平安披露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

截至2019年3月末,陆金所控股在财富管理领域,资产管理规模为3767.07亿元,较年初增长2%;

个人借款领域,管理贷款余额4031.21亿元,较年初增长7.5%。

截至2019年4月30日,陆金服累计借贷金额为3336亿元,借贷余额为1062亿元;

当前出借人数为65万人,当前借款人数达150万人;

逾期金额为20.82亿元,金额逾期率为1.96%,项目逾期率3.36%。

看上去,顺风顺水的陆金所,却没能在2019年坚守下去...

最致命的原因是什么?

从2018年年中开始到2019年上半年,网贷行业一直处于持续出清的状态中。

自4月网传的备案试点要求中提到充实网贷机构注册资本金以来。

业内都在期待备案的到来——

等待备案期间,网贷平台执行“三降”要求,网贷行业整体规模有所萎缩。

其中,运营平台数、业务规模和出借人数量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缩水。

6月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864家,相比5月底又减少了26家。

当月行业成交量为893.81亿元,相比上月减少36.22亿元。

一等等到下半年的7月——

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了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

称为“P2P史上最高规格的监管会议”。

就在大家觉得备案有望时,这个会却对“备案”只字不提。

给P2P指明了两条路——要么出清,要么转型。

哦对了,还有一条,被纳入“监管试点”。

耗到现在,显然看来平台的压力非常之大。

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许多头部平台纷纷宣布转型。

信而富转型做助贷,和信贷宣布进入消费领域提供助贷业务...

在平台数跌破千家之后,平台没信心了——

业内人士分析了一下主要诱因:

“其一,动摇了投资人的信心,加剧了投资人持币观望的心态,使得平台和行业整体的募资能力会进一步萎缩;

其二,网贷平台的正常业务拓展遭到较大限制,如营销等都无法进行;

其三,‘三降’要求使得平台营业收入减少,增加了财务风险;

最后,由于网贷行业合规性不明朗,人才流失和资本利空将不可避免。”

到了今天,作为中国最大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之一的陆金所也没能扛住“监管之压”。

有人说按照陆金所的规模,其实还可以熬一熬。

也有人说P2P大势已去,未来肯定凉透,现在脱身才是最佳选择。

江湖风雨,总是变幻莫测...

陆金所走过繁华、历经沧桑,如今也算是脱胎换骨了。

那么我们后会无期,江湖再见。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