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奶茶的话,北京已经三套房了

Amy是个小模特,Cathy是个小白领。 

一个是靠外表干体力活,一个是用脑子做苦力。

一个自由,另一个拘束。

生活在杭州的她们,走了不同的路,却也都是奔着——

明天有奶茶喝而努力生活着。

不过最近,她俩做了个决定:戒掉奶茶(谁喝给对方100)。

Amy喜欢喝奶茶,是习惯。

她和我说她每个月赚的不比Cathy少,一个月20天排满活动上万很轻松。

但是她发现,她赚得再多,也赶不上花钱的速度。

每当客户结钱,化妆品、衣服、包、演唱会门票、美食都盯着这点钱——

花钱的时候她总想着:“工作那么辛苦,买杯奶茶犒劳下自己怎么啦~”

慢慢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把“犒劳自己”变成了习惯。

当消费一旦上到一个层面,很难再往下走——

Amy意识到:犒劳自己是假,存不住钱是真。

(Amy三个月奶茶类消费共:人民币3230元。)

Cathy喜欢喝奶茶,也是习惯。

作为社畜,每天高强度少睡眠的工作压得她喘不过气……

唯有喝口奶茶,才能一解心宽,赶走整个下午的困意。

Cathy比起Amy的大手大脚消费观来说,其实自律很多。

不过,她的自律仅在线下。

在网上,她也是个抓到机会就放纵犒劳自己的人。

热衷于网购的她早已把小家填的满满当当,打扫卫生的时候,才发现有很多小东西落满了灰,而且还占地方,扔了又觉得可惜,送给别人怕被别人嫌弃。

到最后,小东西们还是逃不过被丢的结果……

一边可惜,一边悔恨,就这样,双十一到了——

擦干眼泪的她还是有一万个借口说服自己去买买买。

仿佛在下订单的这一刻就会和那个每天忙碌犯困的社畜达成心理上的和解。

“用钱买点快乐”——大概是每个社畜能坚持下去的动力。

(Cathy三个月奶茶类消费共:人民币3872元。)

在吃不起饭那个年代,人们都有一种病,叫“穷病”。

在现在,稍微有点钱的人们都有种病,叫“疯病”。

美国作家兼金融顾问大卫 · 巴赫曾提出过一个“拿铁因子”概念——

生活中会有一些所谓的“小钱”,花的时候只觉得不需要节省,自己开心就好,而正是这些“拿铁因子”,正在不知不觉地耗掉你的收入。

所以,哪怕支出再小,积少成多,也会成为令人无法承受的庞大支出。

不算其他的消费,Amy和Cathy差不多每人每月在奶茶上的花销要在1000块以上,以她俩的收入,如果不喝奶茶,如果再戒掉奢侈的“购买欲”,每个月再存8000元,每年能攒下108000元。

攒钱没问题,问题是攒不住,很多因素都在刺激着你去消费。

追星的时候,哥哥对你笑一下,你不管不顾的就把自己当社畜的钱奉上——为了哥哥,一切都值得。

谈恋爱的时候,钱算什么?在爱面前——钱一文不值,两人花到贷款也要继续消费。

换季的时候,商家早已准备好了新一季的商品等着你掏钱。

甚至在618、双十一电商节日的时候,马云给你的花呗提个额,你就高兴地认为天降一笔钱,凑热闹去过节了。

这些不算什么,有时候,还有一些“面子基金”——

这笔钱在虚荣心作祟的时候出场,你不想掏?难。

其实被刺激到的正是稍微有点钱却又攒不住钱的人。

然后我们再来谈消费。

消费这个东西的逻辑不能反过来,不是说你买了这样的商品,你就能成为那样的人,而是说你成为了那样的人,你才能随便买这样的商品。

这个逻辑反过来,就会危害人生。

还有一个危害的逻辑,就是极端,

不要买大牌奢侈品乱花钱,就理解成极端的抠门节俭;不要极端抠门节俭,就理解为可以大手大脚乱花钱。

这两者都错误。

在保证工作效率的前提下,尽可能节省,或者说如果是为了工作效率,就可以花钱,但此外尽量节省。

储蓄是你的安全感,是安身立命之本。

那对于像Amy和Cathy这样没有储蓄的小年轻怎么省?

消费有个六度理论,我自己用了一段时间,觉得很有用——

娱乐、吃饭、约会等消费不要超过六个小时收入。

喜欢的物品,比如包、首饰其他,不超过六天收入。

重大的花费,比如买房、买车等,不要超过六年收入。(不适用于一般人)

这样一算,会让你更好的珍惜自己劳动汗水,有效压制欲望。

年底把省下来的钱盘算一下,找父母凑一下买套小公寓做投资、或者用小钱去做点靠谱的投资理财等等,都是不错的规划。

答应我,让钱去生钱,不要让钱变成喝奶茶长出的肥肉,好吗?


网站导航